首頁 > 特別策劃 > 壯麗70年 奮斗新時代

湖南鄉鎮煤礦的“前世今生”

中國煤炭報 作者:陶冉 黃雄 2019-07-01 10:14:36


1992年湖南鄉鎮煤礦發生重特大事故36起,死亡千人以上。2018年湖南鄉鎮煤礦發生事故4起,死亡5人,同比分別下降42.8%、78.3%。

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鄉鎮煤礦對緩解湖南省缺煤少電、供應緊張,吸收農村富余勞動力,改善農民生活,促進經濟社會發展都起到重要作用。

內容摘要

截至2018年底,湖南省煤礦設計產能共為2329萬噸/年,2018年實際產煤1800萬噸。而與之相對應的,是湖南省每年1億噸以上的煤炭需求量。

據《湖南煤炭工業志》記載,早在1991年,鄉鎮煤礦就已經成為湖南煤炭工業的重要組成部分,對緩解湖南省缺煤少電、供應緊張,吸收農村富余勞動力,改善農民生活,促進經濟社會發展起到重要作用。

《湖南煤炭工業志》中記錄,“眾多小煤礦遍布全省13個市州的深山溝壑,安全監管難度大,國有煤礦資源被蠶食……重復建設、盲目發展、亂采濫挖、破壞環境、資源糾紛等問題不斷,安全事故頻發”。

自1991年7月湖南省貫徹落實國務院《關于清理整頓個體采煤的通知》以來,近30年的時間里,鄉鎮煤礦在發展與退出間數次“博弈”。

《湖南煤炭工業志》記錄,1991年底,湖南省鄉鎮煤礦有3191處。

湖南煤礦安監局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12月31日,湖南省鄉鎮煤礦有159處。

鄉鎮煤礦的安全生產挑戰

目前,湖南省煤礦總數為197處,鄉鎮煤礦占湖南省煤礦總數的80.7%。

這與湖南省煤炭資源特點密不可分。湖南煤炭資源特點為儲量不多,且點多面廣。在全省104個縣(市)中,有84個縣(市)有煤,其中97%為無煙煤。如今湖南省的197處煤礦,廣泛地分布在7個市20個縣(市)內。

隨著煤礦大量關閉,湖南省煤炭產能日益減少。截至2018年12月31日,湖南省煤礦設計產能共為2329萬噸/年,2017年實際產煤1860.5萬噸,2018年實際產煤1800萬噸。

而與之相對應的,是湖南省每年1億噸以上的煤炭需求量。湖南煤礦安監局原副局長(現云南煤監局局長)賀德安直言,湖南省無油、無氣,其他能源缺少,湖南省的發展離不開煤炭。

與《湖南煤炭工業志》對于18年前的記載并無太大差別,賀德安認為,如今的鄉鎮煤礦,依舊對緩解湖南缺煤少電、供應緊張,吸收農村富余勞動力,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發揮著不可或缺的作用。

但不可忽略的是,與鄉鎮煤礦伴隨的,往往是頻發的安全事故。《湖南煤炭工業志》記載,1992年,全年鄉鎮煤礦發生重特大事故36起,死亡千人以上,百萬噸死亡率高達29.31,居全國之首。

小煤礦能否實現安全生產?礦井大小與安全生產事故是否存在直接聯系?這是湖南省婁底市新化縣應急管理局副書記肖兆璋一直以來在思考的問題。在幾十年的工作中,在和眾多鄉鎮煤礦企業家交流的過程中,肖兆璋看到了小煤礦安全生產的可能性。

湖南煤礦安監局編寫的《2018年煤礦安全狀況分析報告》顯示,2018年湖南省鄉鎮煤礦發生事故4起,死亡5人,同比減少3起、18人,分別下降42.8%、78.3%。

《2018年煤礦安全狀況分析報告》指出,事故原因主要為鄉鎮煤礦主體責任不落實,表現為嚴重違章作業、安全管理不到位、技術管理不到位、安全培訓不到位、頂板管理不到位。

2011年,童建斌在湖南省婁底市新化縣成立了海盛集團。作為一個鄉鎮煤礦企業的總經理,童建斌表示,和以前只想賺快錢不同,如今,越來越多的鄉鎮煤礦企業家,懂得“不敢出事、出不起事”的道理。

在童建斌的辦公室里,掛滿了安全生產條例,甚至連自己公司的打火機上,都印著“安全”二字。

童建斌算了一筆很清楚的賬——一旦出了安全生產事故,會有那么多家庭失去頂梁柱。罰款、補償、停產、關礦,其中任何一個結果都是一個鄉鎮企業難以承受的。

加強安全管理、技術管理,是童建斌近年來一直在做的事。除了集中對煤礦職工進行安全生產培訓之外,童建斌的海盛集團還安排了培訓專員,針對煤礦具體情況為職工開展更有效的培訓。

對于煤礦安全生產的小心謹慎,體現在成績上。童建斌表示,2014年至今,5年時間,自己的煤礦“沒出過一起安全生產事故”。

鄉鎮煤礦發展期待更明確道路

在目前湖南省的197處煤礦中,婁底市以56處的煤礦數量位居第一。56處煤礦中,真正處于生產狀態的煤礦并沒有那么多。

今年6月,湖南省應急管理廳發布意見要求,堅決關閉9萬噸/年及以下煤礦,堅決關閉或者出清長期停產停建的30萬噸/年以下“僵尸企業”煤礦,堅決關閉30萬噸/年以下煤與瓦斯突出安全不達標的煤礦,堅決關閉開采范圍與國家自然保護區、風景名勝區、飲用水資源保護區重疊且礦業權設置在前的30萬噸/年以下煤礦,凡安全、環保不達標的煤礦一律不允許保留。

湖南省婁底市的劉兆社是從1984年開始辦煤礦的,最多時曾擁有23處煤礦,經過幾輪整合關閉,如今還剩1處15萬噸/年的煤礦,2017年被要求停止生產。2017年至今,每年需要400多萬元的維護費。

湖南省婁底市的王齊勝自上世紀70年代起做煤礦工人,并于1998年有了自己的煤礦。如今,其所有的最后1處煤礦從2017年開始處于停產狀態,維護至今。

海盛集團如今尚有3處煤礦,有2處正常生產,還有1處同樣處于維護狀態。童建斌表示,2013年至2019年,對這處當年投入1億多元建設的煤礦,一維護就是6年。

在湖南省婁底市,像這樣處于停產維護狀態、需技改擴能的鄉鎮煤礦還有很多。

2018年,湖南省煤礦關退領導小組對《關于對婁底市煤礦關閉和保留煤礦規劃調整方案的復函》指出,同意婁底市25處煤礦技改擴能保留。

王齊勝表示,根據地方政策規定,這部分規劃技改擴能煤礦,目前尚處于“只能維護,不能生產”的狀態。

王齊勝表示,他的唯一的茶元煤礦,前期在技改、擴能方面合計投入資金1.9億余元,目前煤礦安全生產、環保、資源等條件均已符合國家技能改造要求,擴能改造后,每年可實現稅收1600萬元、就業350人。而目前煤礦的停產狀態,讓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壓力。

在童建斌的2處正常生產的煤礦中,目前有50多個貧困戶職工。如果自己的煤礦全部關閉,這些上有老下有小的工人能去哪里、能干什么,一個私企老板表達了擔心。

而這種擔心已經發生在劉兆社所有的煤礦中。劉兆社所有的煤礦里曾工作著60多個貧困戶的礦工。效益不錯的時候,每個礦工一年最多可以拿到10萬元的工資收入。但如今煤礦停止生產,每年400多萬元的維護費用中,有一筆費用是發給礦工的。這樣的狀況能支撐多久,劉兆社并不知道。

探索鄉鎮煤礦健康發展方式

賀德安坦言,近年來,湖南省在推動落后煤礦退出上做了大量工作,但一味強調關退,對小煤礦的技術改造力度不夠,對先進產能的扶持力度不夠。在持續減少煤礦數量的同時,湖南省還應立足自身,“對部分條件較好的鄉鎮煤礦,需加大扶持力度”。

湖南省能源局副調研員王良同樣表示,對于南方小煤礦而言,不能以產能定“生死”,而是要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保留部分優質小型煤礦,滿足本省基本能源供應需求。

婁底市新化縣已經在努力。

作為國家級貧困縣,煤炭產業是新化縣的支柱產業。2012年,新化縣排名前十的企業,鄉鎮煤礦占了7家,曾一度流傳著“新化縣是貧困縣,但煤炭工業不貧困”的說法。

2006年,新化縣有89處煤礦,至2014年還剩48處煤礦。目前,新化縣有煤礦20處,其中有4處準備關閉。

2014年,新化縣應急管理局局長楊建平開始接手工作時,看到的是大部分3萬噸/年至9萬噸/年的煤礦,效益不好、安全水平低、長期虧損。

在楊建平看來,新化縣鄉鎮煤礦健康發展了,新化縣經濟發展就有保障。當地政府和當地鄉鎮煤礦是齊心協力同劃一條船的。

2015年新化縣政府印發的《新化縣全面推進煤礦機械化改造工程實施方案》明確,對實現綜采的煤礦,一次性獎勵200萬元;對實現高檔普采的煤礦,一次性獎勵120萬元。

在對鄉鎮煤礦的科技投入方面,肖兆璋認為,鄉鎮煤礦技術革新是一定需要的,但必須因地制宜、因礦制宜。王良打了個比方:“寬闊大道上可以跑轎車,石子路上只能開拖拉機。非要在石子路上開高端轎車的話,效果不好。”

從2017年開始,新化縣應急管理局在湖南省應急管理局的幫助下,從安徽、貴州等地聘請專家,對鄉鎮煤礦一一進行“病情”分析,對癥下藥。“體檢”費用由政府承擔,“治理”費用由企業承擔,用童建斌的話講,這部分經費企業承擔得“心服口服”。

在童建斌的海盛集團,6萬噸/年的金泰煤礦目前已得到正式技改批復,今年通過技改,將達到21萬噸/年。

而在婁底市其他地區,不少鄉鎮煤礦仍然期待著當地政府落地更加科學的政策。

今年4月,婁底市現存的經嚴格審批保留下來的具有安全生產能力的鄉鎮煤礦,向湖南省相關部門提交了《關于關閉淘汰不安全落后小煤礦有關問題的報告》,希望有關部門落實相關政策。落款處蓋著來自不同鄉鎮煤礦的13枚紅色印章。

掃碼在手機端打開頁面
版權聲明: 轉載本網站原創作品,需在顯著位置注明來源和作者,不得擅自修改標題。若違反本聲明,本網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本欄目其他新聞
东方国度闯关